赛马会app下载官网
当前位置:赛马会app下载官网>2019年赛马会官方网站>外围投注网站开户 - 井延坡工作室丨80年前的这场战斗,规模不大名气可不小
外围投注网站开户 - 井延坡工作室丨80年前的这场战斗,规模不大名气可不小
2019-12-29 18:55:59      

外围投注网站开户 - 井延坡工作室丨80年前的这场战斗,规模不大名气可不小

外围投注网站开户,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徐平

【冷热军史】

兵者,国之大事。

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军史里的点点滴滴,记录着一支军队走过的路。

“井延坡”工作室开辟“冷热军史”专栏,约请知名军史专家定期推出网评文章,解读中外军事史上的热点事件和战史背后的各类冷知识,为您打开一个观军史的新视角。

黄土岭

黄土岭战斗规模不大,但名气不小

黄土岭战斗是1939年11月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和第一二○师各一部在河北省涞源县城东南黄土岭地区对日军进行的伏击战。11月3日,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在雁宿崖歼灭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独立步兵第一大队大部500人。4日,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亲率独立步兵第二、第四大队1500人前来报复,企图寻歼第一军分区主力。晋察冀军区即令第一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杨成武统一指挥晋察冀军区第一、第二、第三、第二十五团,游击第三支队,第一二○师特务团等部,在黄土岭地区设伏。6日,敌军进入伏击圈。7日13时,伏击部队发起攻击,经数小时激战,日军被歼过半,余部被压缩至一狭窄地带继续顽抗。8日晨,被围日军在敌机掩护下突围。同时,驻保定的一一○师团、驻大同的二十六师团、驻张家口的独立混成第二旅团余部纷纷出动,从灵邱、涞源、唐县、完县、易县、满城等方向分多路向黄土岭合击,八路军给突围之敌以杀伤后,主动撤出战斗。

这场战斗规模并不大,以至于按通常的标准还不能称为战役,双方动用兵力即便在抗战初期八路军的作战中也不算多,八路军共5个团1个支队,日军两个大队1500人。双方实际只打了一天,八路军以伤亡500人的代价,歼敌900余人。但是,在这次战斗中,八路军一炮击毙了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中将旅团长阿部规秀,使黄土岭战斗名声大振,成为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的经典战例。

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杨成武(右)、副司令高鹏(中)、政委罗元发(左)在指挥战斗。

黄土岭战斗是八路军继平型关大捷后的又一次重大胜利。击毙日军中将级高级指挥官,这在当时华北战场还是第一次,极大地振奋和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日信心。阿部规秀也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击毙的日军最高将领。因此,这次战斗的意义非凡。

阿部规秀被击毙的院落

黄土岭战斗结束时并不知道阿部规秀被击毙

阿部规秀被击毙,战斗结束时八路军参战部队并不知道,后来从敌方的广播中才知道战绩中还有这么个“大家伙”。

聂荣臻元帅在回忆录提到此事:“阿部规秀被击毙的确实消息,是后来才知道的。敌人的电台广播了阿部规秀中迫击炮弹丧命的消息,我听到了敌人的广播,延安毛泽东同志也从各方电台的广播中得知了这个消息,发来电报,查证此事,并指示我们对有功部队予以嘉奖。”

而杨成武上将的回忆录中则写到,黄土岭战斗结束后,“一天下午,我们正在总结。聂司令员突然打来电话,他喜悦地高声说:成武同志,好消息啊!延安拍来贺电,说你们打死了阿部规秀中将,我祝贺你们啊!

我急忙给一团挂电话,转告了这个喜讯,并且要他们立刻到战场寻找阿部中将的遗物。当天,阿部的绣着两颗金星的黄呢大衣,和把上嵌金包银的指挥刀也落到我们手中。后来,我们把这些东西送到了军区,军区又派人把它送到了延安。”

击毙阿部规秀,在国内引起了轰动,连一向吝啬的蒋介石也不得不致电朱德总司令,嘉勉八路军击毙日军阿部中将作战部队。

阿部规秀的军大衣

阿部规秀其人

阿部规秀,1886年出生于日本青森县,1907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九期。毕业后历任步兵第三十二联队附、第八师团副官、第十八师团参谋、仙台陆军教导学校学生队长。1933年8月,晋升步兵大佐。1935年8月,任第八师团步兵第十六旅团步兵第三十二联队联队长。1937年8月,晋升为陆军少将,同时调任关东军第一师团步兵第一旅团旅团长,驻屯黑龙江省孙吴地区。

1938年10月,日军华北方面军驻蒙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常冈宽治被八路军在河北省广灵县境内的张家湾击毙后,日本军部派阿部规秀接替常冈宽治旅团长的职务。1939年10月2日,阿部规秀晋升为陆军中将。阿部规秀被称为是擅长运用“新战术”的“俊才”和“山地战”专家,被日本国内誉为“名将之花”。

阿部规秀

阿部规秀阵亡在日本朝野引起巨大震动,日本《朝日新闻》更以通栏标题哀鸣:“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这家报纸说:“自从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的牺牲,是没有这样例子的”。

日本《朝日新闻》

日军的混成旅团是个什么编制?

旅团是日军的一级编制单位,其编制级别在师团之下,联队之上。旅团通常按兵种区分,如步兵旅团、骑兵旅团、战车旅团、野战重炮兵旅团等。在侵华战争期间,日军旅团有不同的编制,人数不等,少则三四千,多则七八千。旅团的最高长官为旅团长,军衔为少将,个别中将担任旅团长的只是特例。

独立混成旅团的“独立”指不在师团的编成内,直接隶属军或方面军,如独立第二混成旅团隶属驻蒙军;“混成”指多兵科(兵种)部队组成,而不是由单一兵科部队组成。独立混成旅团不隶属于某个师团,遂行独立的战斗战役任务,多为守备部队,配备轻便步兵武器,相当于小型师团。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军各常设师团派遣辖下的各旅团前往中国东北参战。正常编制下的步兵旅团是由两个步兵联队所构成的,但为了独立作战的需要,派往中国东北的旅团配属了骑兵、炮兵、工兵等各种单位后,以“混成旅团”的临时性师团派遣单位的形式出现在中国战场上。

1934年长城战役后,独立混成第一旅团与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以正式编制的小型师团的形式派遣至中国战场。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为了适应扩大侵华战争的需要,日军陆续编成了多个独立混成旅团,以应付占领地的治安与整备工作。当时编成的独立混成旅团不设联队,由旅团本部、5个独立步兵大队、炮兵队、工兵队、通信队等单位构成,步兵大队辖3个步兵中队与1个机枪中队(4挺重机枪)、炮兵队辖1个山炮中队与2个野炮中队,旅团总兵力约5000人。从侵华战争开始到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总共编成了23个混成旅团,而直到战败投降前总共编成了104个独立混成旅团。战争后期,日军为了弥补战力不足,陆续将24个独立混成旅团扩编为师团。

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的配置

独立混成第二旅团1938年2月在北平编成,隶属驻蒙军驻防张家口。首任旅团长常冈宽治少将,下辖独立步兵第一、第二、三、四、五大队和炮兵队、工兵队、通信队,旅团的编制定员为5048名,构成和武器装备如下:

1.旅团司令部:定员27名,车27台;

2.独立步兵大队(5个大队):定员810(战员782)名,马40匹,11年式轻机枪28挺,92式重机枪8挺,89式重掷弹筒32架,92式步兵炮2门;

3.旅团炮兵队:定员620名,马370匹,94式山炮(2个中队)12门,改造38式野炮(1个中队)队6门;

4.旅团工兵队:定员176名,马6匹;

5.旅团通信队:定员175名,马27匹。

参加五原之战的日本独立混成第二旅团

1938年3月30日后,独混第二旅团的守备地域配置如下(至1940年):

司令部:張家口

独立步兵第一大队:张家口→宣化

独立步兵第二大队:怀来

独立步兵第三大队:蔚县

独立步兵第四大队:天鎮→阳高→涞源

独立步兵第五大队:張家口→灵丘→张家口

旅团炮兵队、工兵队、通信队等直属部队均驻张家口。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独混第二旅团随驻蒙军司令部退至平津,后在沙河镇缴械投降。

阿部规秀旅团长为什么授中将衔?

有人说日军混成旅团长的编制军衔就是中将,这是不对的。

日军的军衔规定非常严格,哪一级该是什么军衔就是什么军衔,不像美、苏和中国军队,实际军衔与编制军衔有一定差别,比如说,编制军衔规定军长是中将军衔,但是少将可以先当军长,然后再晋升军衔。这在日本是不行的,如规定师团长必须由陆军中将充任,就没有少将当师团长的。要提拔一名少将当师团长,通常先晋升其中将军衔,过一段时间(不会太久)然后再任命其师团长职务。

阿部规秀1938年10月接任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时,军衔是少将。一年后的1939年10月2日他晋升中将。根据惯例,不久他也将提升由中将资格充任的职务,比如出任师团长。也就是说,作为陆军中将,他不会在旅团长的职位上干太长。果然,不久就得到了调任的命令,但不是师团长。10月25日,他接到了日本天皇的“圣旨”,“荣任”天皇侍从武官。侍从武官是在天皇身边,负责传达和上奏军事情报,也算得上一份“美差”。这个职位可不是谁想当就当的。侍从武官由陆海军中将、少将担任,侍从武官长则由陆海军大将、中将担任。许多担任过侍从武官和侍从武官长的将领都能继续升迁。

但此时阿部规秀的部队已经集结完毕,阿部规秀也想打个胜仗风风光光地上任,于是第二天按原计划率部从张家口出发,对察南地区进行扫荡。他在家信中还写道“回来的日子是十一月十三四日”,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黄土岭成了他最后一站。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现陈列于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驻蒙军曾申请为阿部规秀追晋大将

1939年11月18日,即阿部规秀毙命于黄土岭11天之后,日本驻蒙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中将发给陆军大臣畑俊六大将一份标有[极密]的《关于陆军中将阿部规秀战死之报告》,这份文件详细介绍了阿部规秀的生平和被八路军击毙的经过,并提到对阿部身后的表彰和晋升问题,“希望商议追授陆军大将”。

近代以来,各国都有为战死或病逝的有功之臣追授、追晋军衔的惯例。如1937年卢沟桥事变中抗击日军壮烈殉国的赵登禹将军、佟麟阁将军,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1941年12月18日在安徽太湖被击落座机而毙命的侵华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塚田攻,被日本军部追晋为陆军大将。

然而,阿部规秀追晋大将的请求未被批准。在冈部直三郎的报告上,有畑俊六的批示——“铨议认为困难。”

铨议,即对任职、晋升、褒奖等进行的评估会议,这段批示说明对阿部的追晋曾有过讨论,但最后没有被批准。其实,阿部规秀没有被追晋大将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一个多月前还是少将,10月2日刚刚晋升中将,仅仅一个月后就被击毙。更重要的是他的职务,按照日军规定,战死的中将必须战功显赫并且担任亲补职(陆军的参谋总长、教育总监、师团长以上部队主官等,海军的军令部总长、联合舰队司令官、舰队司令等)两年以上才能被追晋大将。阿部规秀显然还不够追晋大将的资格。

日本在二战期间追晋的6名陆军大将,都担任过军司令官,是比旅团长高两级的职务。因此,尽管冈部直三郎极力抬高阿部规秀,但终因其职务不够而作罢。

黄土岭战役纪念亭

白求恩大夫的名字和黄土岭胜利紧密相连

著名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在雁宿崖战斗之前(11月1日)为伤员手术时手指不慎划破感染,但仍带病参加救治雁宿崖战斗和黄土岭战斗的伤员。雁宿崖战斗期间,白求恩医疗队设在离雁宿崖不远的甘河净;黄土岭战斗期间,因战场周边形势的恶化,医疗队转移到甘河净南的小山村旺家台。此时白求恩病情恶化,于黄土岭战役结束后的第四天不幸病逝。

由吴印咸拍摄的著名照片“白求恩大夫在黄土岭战斗前沿”。

杨成武将军曾说:“他以他的卓越医术和无私无畏的共产主义精神,支持和激励着我们的战士在黄土岭勇猛杀敌。他的名字是和黄土岭胜利紧密相连的。”

聂荣臻元帅题写碑名的“雁宿崖黄土岭战役胜利纪念碑”

(中国军网·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